网上博彩娱乐十大网站

2019-01-08

分享到:

  说说杭州机神庙

  □龚玉和

  杭州向有工匠之城的说法,旧有机神庙,历代香火鼎盛。只是随着岁月的磨损,时至今日,机神庙的有形建筑已灰飞烟灭,只有史书记载及碑刻遗存。

  什么是“机神”,也就是工匠之神,机神庙即祀奉工匠先贤之所。闸弄口街道有一个机神新村,因旧有“机神村”而得名。村里旧有机神庙,香火旺盛。每逢春秋二季,老百姓用三牲五畜来祭祀,仪式隆重。

  机神庙的产生在于庙周边地区丝织业发达,行业里员工众多的缘故。撤村建居后,“机神新村”名称依旧保留了下来。可以说,机神庙在杭州历史悠久,成为杭城北部的地域特色。

  杭嘉湖百姓种桑养蚕,种养殖业兴旺发达,形成了杭州丝绸业的繁荣昌盛,也折射了城市发展脉络的异乎于众。杭人推崇工匠,并立庙祀奉,即机神庙。自古以来,杭州丝织作坊不计其数,众多百姓赖以生存。每个行业都有自己的神祗来佑护事业的兴旺,杭人崇尚机神。古人的“机神”是轩辕黄帝,江南养蚕织帛的生产方式源自黄帝之妻螺祖西陵氏,螺祖氏是教会乡民养蚕种桑之神。

  厉鹗在《城东杂记》中写道:“河南禇公(遂良)裔孙(载)得机杼之巧于广陵(扬州),归以教其里人,嗣后杭州所出,为天下之冠。”

  唐代宰相褚遂良是杭州人,他的后裔“得机杼之巧,归杭传里人”。《东畲杂记》有“杭州机杼甲天下”之句。官营丝绸工场称织染局,在红门局(今闹市口)。《杭州府志》载:“轩辕黄帝庙,即机神庙,建于清雍正年间,乾隆三十九年十月因额圯,里人重加兴建。咸丰毁,同治重建。庙宇原为五开间三进,庙前有(大)荡,进庙门为戏台,两旁建有看台。正殿机神殿,中祀轩辕氏,左伯余,右褚载,后又祀西陵氏。”杭州机神庙规模宏大,历史悠久,非比寻常。今或许只能从碑记中窥探到当年的情形。

  褚载(丝织之神)乃初唐名臣、书法家褚遂良之九世孙也。《杭州重建观成堂记》碑文载:“昔褚河南(遂良)之孙,名载者,归自广陵(杨州),得机杼之法,而绸业以张。”

  宋至道元年(995年),俚人就把褚载奉为丝织之神。在褚家堂建“通型庙”以祀,尤其是艮山门外成为杭州丝绸机户集中之地,机杼之声,比户相闻。零机户分散独行,势单力薄,因此,他们以祭祀行业祖师的机神庙作为交流经验,互通信息场所,并组织了丝绸业同业行会。

  杭州机坊生产的绯绫、白编绫、纹绫等,品质优良,销售畅通,所织之柿蒂花纹的绫板出类拔萃,这些作坊多数集中在城东。机坊业大都父授予子,子授予孙,世代相传,沿袭成俗。因此,丝纺织业拥有众多手艺精湛的工匠,称“巧儿”,身价百倍,杭人引以为荣。褚氏为后代丝织业者所推崇,在褚家堂建通圣土地庙祭祀他。最早的机神庙在东园巷,为明初建造。而忠清巷的机神庙则建于明朝中叶。当年艮山门还远在郊外,机坊主嫌进城不便,于是在艮山门外闸弄口(今江干机神新村)另建了一个机神庙。为了区别几座机神庙,闸弄口机神庙称为“下机神庙”;东园巷的机神庙称“中机神庙”;忠清巷的机神庙称“上机神庙”。

  机主将手艺、交易、机坊兴隆以及生计寄托在机神上。每逢春秋佳日,就进行祭祀,宣读祭文,三跪九叩,仪式隆重。机匠招收徒工也多安排在机神庙,举行拜机神、拜师父仪式。由此,工匠在庙里聚餐、演戏敬神,极为热闹。机神庙有专人管理,供应茶水,成为一个工匠、机坊主、商客磋商技艺和洽谈生意的场所。道光、光绪年间,机工利用机神庙聚会,推选行业首领,采用散伙、停工、聚众评理和阻运货物等与坊主交涉,诸如,增加工资、改善待遇、保障职业。

  今保存的道光二十五年(1845年)和光绪三十年(1904年)刻的清廷限制机坊工匠的禁令石碑可佐证(此碑现存放杭州碑林)。

  下机神庙在闸弄口(原天杭小学址),清咸丰十一年(1861年)太平军进城时毁于兵火,太平军撤退后,又经同业集资于同治年间(1862年~1874年)修复,直到文革期间(1968年)再次被拆,今只留下一个地名。纵览杭州手工业发展脉络、城市经济的开拓推进,与丝业息息相关,与工匠精神一脉相承,工匠精神已经成为城市之魂,如果把机神精神列为杭州的非遗项目之一,应当不会让人意外。

  我爱劳动课

  □缪丹

  前些日子,QQ群里,家长们都在说自己的孩子啥都不会做,都是些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小皇帝。这不禁让我想起了我小学时的劳动课。

  记忆中的劳动课,它给我们带来的快乐远远胜过劳累。劳动不但能锻炼体质体能,更能让我们养成良好的劳动习惯,还能让孩子亲近、认识和爱护自然。

  那时,我们学校的劳动课是全校性的,从小学到初中,每周都有一两节劳动课。学校抓的是“德、智、体、劳”。劳动课的考勤考核和文化课是一样重要的。每到学期末,除了要评“三好学生”,还要评“劳动积极分子”。

  春天,每逢劳动课,同学们都会手挎竹篮,拿着镰刀,三三两两,沿着弯弯曲曲的田间小道,蹦蹦跳跳地唱着老师或爷爷奶奶教的儿歌,来到河边田头,看到有草的地方就蹲下小身子,左手抓草,右手拿着镰刀把草齐根铲下,再把铲下的青草放进竹篮里。遇到青草多时,一会儿时间就能割下满满的一篮。于是,同学们就顺便在油菜地边捉一会儿迷藏,在水沟里捕一会儿欢蹦乱跳的小鱼,抓一会儿滑不溜秋的泥鳅……

  一次在割草时,我的镰刀一不小心碰到一块石头,致使力度偏了方向而割破了手指,同学们马上找来了刺儿草,在水沟里洗净、搓烂,敷在我的伤口上,不一会儿血就止住了。通过割草,我们认识了很多植物,不但知道刺儿草能止血,还知道毛针针草可以食用,牛筋草生命力最强,不管是炎热酷暑或天寒地冻,它都能在田埂上蜿蜒生长,割下一棵就是一堆。

  记忆中,夏天的割稻是最辛苦的。每年的夏、秋两季农忙,学校都会安排放几天农忙假,让老师带着学生去生产队劳动。

  高温天,同学们脱下脚上的鞋子,光着脚丫下田。低年级的学生穿梭在收割好的稻田里拾稻穗,或捧稻束帮助打谷子;高年级的学生则和“壮劳力”为伍,在烈日下挥着镰刀割着稻,感受着“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体味着“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有时,稻田里会突然游出青白色的水蛇,胆小的女生会吓得尖叫起来,而勇敢的男生知道水蛇没有毒,眼疾手快地捉住水蛇的尾巴,使劲来回甩几下,水蛇就不会动弹了。

  我庆幸自己有劳动课这种经历,学到了一些平时在书中学不到的东西,遗憾的是,劳动课只能成为内心深处一段美好的记忆,如今别说劳动课,连学生的劳动意识也淡薄了,动手能力自然会下降。他们虽然能接受越来越“高深”的教育,懂得电脑、知道ABCD、了解宇宙……但在“分数第一”的“引导”下,不用说劳动,有的学生连煮熟的鸡蛋都不会剥,苹果都不会削,不用说洗衣做饭,有的孩子在家里,连天下雨要赶紧收衣服都不知道。

  如今的孩子,平时有很多事情要做,他们要学钢琴、舞蹈、绘画、书法……然而都是在内环境中进行,而无法在野外劳动中寻找快乐、接触自然。“忙碌”的孩子便渐渐失去对自然、对劳动的意识,继而弱化了人类有别于动物的最基本的动手能力。

  想到这些,不禁让人有些担忧,但愿我的担心是多余的。


  茨菰情深

  □章桂云

  又到茨菰上市的时候了,我很怀念茨菰的苦味,想念茨菰熬成的像乳汁一样的汤香,自然又情不自禁地想起了去世的妈妈。

  我出生在上世纪60年代初期,那时的条件很差,家庭温饱都成问题,在我刚出生那年,妈妈就是以一汪水塘里父亲栽种的茨菰为主食,才能保证有充足的奶水供我成长。待我到了周岁后,仍是那塘茨菰成为我的主食,白水煮熟之后将茨菰搅成糊状,再蒸熟就是我吃的高级天然“奶粉”。

  在我上小学的时候,每逢茨菰上市旺期,妈妈都能做出各种各样的茨菰食品,当然都是素食居多,尽管有点“苦”“土”的味道,我还是特别偏爱茨菰,每次放学回家总喜欢帮妈妈清洗茨菰,也特别喜欢一个个像阿拉伯数字“6”的茨菰,在我的指挥下排成“666”的茨菰部队,俨然是大将军在有计划地调动士兵,随时接受我的检阅,这就是我童年时期常做的茨菰游戏,我在这“六六大顺”的游戏中健康顺利地成长着……

  茨菰是一种无公害的绿色保健食品。中医认为茨菰性味甘平,生津润肺,补中益气,对劳伤、咳喘等病有独特疗效。茨菰主要成份为淀粉、蛋白质和多种维生素,富含铁、锌、硼等多种活性物所需的微量元素,对人体机能有调节促进作用。此外,将鲜茨菰切碎,加上适量冰糖和豆油煎煮,临睡前服用可治疗肺结核引起的咳血。将茨菰捣烂与生姜汁调匀,涂敷于皮肤肿痛处,有消炎、退肿、止痛之效。

  茨菰的叫法多种,比如慈姑、芽菇等,还有燕尾草。《本草纲目》说:“茨菰一株多产十二子,如茨菰之乳诸子,故以名之。燕尾,其叶之像燕尾分叉,故有此名也。”茨菰究竟是不是一定结十二子,我们姑且不论,但可以肯定的是多子,所以又被民间视为吉祥物,我们这里的人们在春节时总喜称茨菰为“吉祥”。

  逢年过节时,我特别喜欢妈妈做的茨菰烧肉,茨菰是茨菰,肉是肉,清清爽爽的,酱红的肉,白色的茨菰,撒点青蒜末,可谓色、香、味俱全,吃到嘴里就更妙了,粉粉的,是一种很有咬嚼的粉,是一种浸入了肉味而又略带点苦味的粉,而不是没有味道的粉。

  平时回家的时候,妈妈知道我特别爱吃茨菰,往往在乳白色的茨菰汤中加两个蛋包,放上一汤匙的白糖,看到那一个个熟悉而可爱的“6”围在蛋包四周,闻到那特有的香气,那浓浓的家乡情、暖暖的慈母爱,还没亲口品尝就已经醉了……

  如今茨菰又上市了,却再也吃不到妈妈做的茨菰美食了,妈妈,我好想您!

  蘑菇宴的主角——金针菇

  □宋宪章

  每年冬春之时,杭城的农贸市场上,都能见到一种奇特的蘑菇:像金针菜(黄花菜)一样色泽金黄(也有白色的),又像绿豆芽一样柔嫩细长,而菌株顶上,长着一个金色(或白菜)的纽扣似的菌盖,它就是蘑菇家族古老而又新颖的成员——金针菇。

  以前,金针菇还只出现在国家级的宴会上:1984年4月26日,李先念主席在钓鱼台国宾馆宴请里根总统一行的筵席上,有一道被西方誉为“增智菇”的金针菇菜肴,此物当时还罕为人知。金针菇,又名金菇,属担子茵纲伞菌目白蘑菇科金针菇属;菌体内含有丰富的精氨酸和一般食物中常缺的赖氨酸,对儿童智能发育有促进作用。故西方人称之为“增智菇”或“智菇”。此外,它还有“火菇菌素”及多糖体,有助于抗癌。

  究其历史,在华夏神州,老早就有金针菇的踪迹,但当时主要是自然野生。元时《农桑辑要》一书,就已记载了它的存在。可是后来在历史长河中,却湮没无闻。直到20世纪80年代初期,闽南有关部门从日本引进新的栽培技术,主要是“黄化”技术,才使其从原先的褐色,变成娇黄(或纯白)柔嫩,古老的名菌,从而在形态、色泽、口味上都起了根本的变化,成为中西合璧的绿色食品。

  杭州最早制作金针菇菜肴出名的是西子湖畔华北饭店的名厨罗玉桂。1986年初夏,有关部门在华北饭店举办了一个蘑菇宴,笔者也曾应邀得以赴宴品尝。始知这一名菇已进入古城,并以它多姿多彩的花色品种,令人食指大动。这个难能可贵的蘑菇宴,共上冷盘一个,小碟八味,热菜十一道,点心两种,全用猴头、银耳、草菇、香菇等蘑菇作主料做成,其中金针菇菜点就有五只:银丝双脆、金菇里脊、芙蓉金菇、金菇银茸酥糕、小鸡金菇酥。运用了凉拌、滑炒、烩、蒸、点心等五种制作方法。比如凉拌的银丝双脆,以爽脆的海蜇皮丝配以脆嫩的金针,浇以麻油、辣油、酱油,香、辣、脆、鲜、嫩,五美兼之,十分可口,食者无不为之倾倒。筵席的主要制作者就是罗玉桂,他还与食用菌研究者倪宗跃共著《中国食用菌菜谱》一书(浙江科技出版社出版)。一个蘑菇宴,一个蘑菇菜谱,使得杭州人逐渐熟悉了这种有益人体的绿色食品。

  而今,杭城郊县的农民已经大量栽培金针菇,每到冬春之时,纷纷上市。市民们都能吃到这种口味爽脆鲜嫩而又营养丰富的名菇。

  金针菇,质嫩味美,最宜沸水后凉拌,又宜入汤制羹、配肉丝滑炒、做火锅菜……

  朋友,寒凝大地金菇生,正是品尝好时光!


  新嫁娘的钥匙袋

  □吴桑梓

  古老的锁文化是私有制产生的象征,私有制也伴随着权力的拥有。所以,当一个人拥有了开锁的钥匙,也就是拥有了权力。

  现在有的孩子假如生长在双职工家庭,小小年纪的嫩脖子上就会挂上钥匙,而在过去,这是不可能的。就是那些已是成年的男人,只要父母健在,也是不可能拥有钥匙的。但女人则不同,她的出嫁之日,就是拥有钥匙之时。 

  当然,她所拥有的绝不是开启仓库和钱柜的大权力钥匙,而是开启她陪嫁笼箱和梳妆盒的小巧玲珑的钥匙。可以想象,一个新嫁娘在拥有钥匙前的那种喜悦心情。于是,新嫁娘在准备嫁妆时,不但要绣鸳鸯枕、龙凤被,还要绣制钥匙袋。

  旧时的锁结构极为简单,钥匙当然也不复杂,只是一条薄片儿前带个弯就行。旧时的锁用料有木、铜、铁三种,那木锁大都是用在门上的,笼箱上所用的是铜锁和铁锁了。富裕人家用铜锁铜钥匙,家境差一些的人家只能用铁锁铁钥匙了。但不管是铁的还是铜的,新嫁娘都会精心绣制一只钥匙袋来装。

  制作钥匙袋得选用丝绸和锦缎,剪成钥匙长短的长方形,然后绣上吉祥如意的花卉、鸟、虫、鱼,如:表示夫妻恩爱的莲藕、玫瑰等;表示家庭幸福的蝙蝠、梅花鹿等;还有用十字针绣出的几何图形里面嵌上吉祥字的。总之,小小钥匙袋上绣的是新嫁娘那份祈求幸福澳门网上娱乐网址大全的心情。在绣好的丝绸锦缎后面要衬上一块布,然后四周滚边,再用寿字结缝合,钥匙袋就成功了。

  在新嫁娘出嫁前,由她的娘将放入钥匙的钥匙袋压进箱底,上面再放上陪嫁物品,一般都是新嫁娘亲手做的衣裙。那锁只用一块红布包着,挂在箱子上装样子的,不能真的锁上。等到新嫁娘到了夫家进入洞房后,就得由男方的女性长辈或长辈请来的有福有寿的女性进行开箱仪式。

  开启箱子后,要将箱内物品一一亮相,一则是让大家知道新嫁娘的家底,二则也让大家看一看新嫁娘的手工。最后,开箱人将箱底的钥匙袋郑重地交给新嫁娘,等到把拿出的物品一一放回箱子后,让新嫁娘真的把锁锁上,开箱仪式才告结束。不管新嫁娘的陪嫁有多少只笼箱,但开的只是放有钥匙袋的那一只。

  大多数新娘在婚后,只用钥匙而不用钥匙袋,那钥匙袋仍是压箱之物。现在七八十岁以上的老妇还珍藏着钥匙袋就说明这一点。

  新嫁娘用钥匙袋这个习俗流传了多少年无从考证,但消失还是近代的事,我幼年时代曾作为童男童女参加过几次婚礼,看到过开箱仪式,也看到过新娘接过钥匙袋那种娇羞的神态。


  主办

  江干区人文钱塘

  文化传播促进会

  投稿邮箱:2728133490@qq.com